第17章 女扮男装文里的无辜闺秀(十七)_快穿当满级大佬拿到炮灰剧本
新笔趣阁 > 快穿当满级大佬拿到炮灰剧本 > 第17章 女扮男装文里的无辜闺秀(十七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章 女扮男装文里的无辜闺秀(十七)

  “陛下,臣妇现在就想用掉这份殊荣。”

  褚炀点了点头,倒是不意外。

  不管是求和离,还是让自己处置商愉,都算是合情合理的要求。

  可姽婳的回答,出乎意料。

  “陛下,时下女子谋生不易,便是有才华者,受困于女子之身,只能囿困于后宅之中,看夫君婆母眼色讨生活。便如丹林部和亲一事,为何会牺牲女子?是因为在世人眼中,女子除了嫁人生子,便无第二种可能。臣妇想用这份殊荣,想求陛下,给天下女子一个新的活法,开放科举门径,让女子也能参与文武科举,只以本事论高下,不用男女之别甄选人才,男子若有真才干,自然无惧。女子若有出众者,也能在内宅之外多一条新的出路。”

  这话说完,姽婳跪伏在地,郑重行了一个大礼。

  明珩的眼中,有欣慰骄傲,也有担心之色。

  而褚炀,则是目光深沉地看向跪在地上的姽婳。

  “你知道商愉的真实身份?”

  姽婳低声道,“是。嫁入府的第一日,便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有无数种方式可以摆脱这种现状,今日你把这份请求用在这个上,是为了给商愉一个出路么?”

  女子也可科举做官,就亦可顶起家族门楣,也可传宗接代。

  “不,是给如我一般的女子求一个出路。”

  纵使女子心有沟壑,却依旧只能在内宅中勾心斗角,阴谋算计。

  那些武功和才华,只能在女子间小聚的集会上展露,无法得到世人的半句赞誉。

  即便高贵如安宁郡主。武功出众,谋略过人,不逊任何男儿,却只能被当做一个高贵些的货物,在必要之时,用作交易。

  姽婳这个请求,是在充分了解过褚炀的为人后,才提出来的。

  对于任何一个男性统治者来说,这都是近乎挑衅的请求。

  可褚炀不同,少年时的经历,让他对皇权和父权并没有那般敬畏。

  他的母亲,在遭遇到了污蔑之时,只能用死,成全世人眼中的清白,保全自己的两个孩子。

  所以登基之后,他一直对女子多宽容。

  庇佑安宁能够肆意舞刀弄枪,给了商愉入朝为官的机会。

  所以,姽婳笃定,他会答应。

  果然。

  沉默了许久后,褚炀起身,从姽婳手中拿过了那枚玉扳指。

  “朕,允了。”

  离开明府之时,褚炀回头看了一眼姽婳,沉声道,“商愉辜负了朕的期望,你却给了朕一个惊喜。作为回报,朕也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  很快,在褚凛和明音成婚的前一日,姽婳得知了这个惊喜。

  褚炀颁布了两道律令。

  一道,是恩科令。

  从即日起,科考不再是女子禁步,凡是符合要求之人,无论男女,无论已婚与否,只要无过往罪史,皆可参与科考,皆可授官封爵。

  另一道,是两愿离的婚律。

  之前,世人褒奖从一而终的美德。

  女子会因七出之条被休弃,而在夫君生前,妻室不能提出离异,即便夫君死后,也要守节,不得再嫁,如此方为贤德。

  可如今,若夫妻不相安谐,则可和离,由户婚律部衙门裁断,即便其中一方不愿和离,只要另一方能提供其德行有亏或于感情不和的证供,皆可和离,加盖户婚律部官印,夫家不得纠缠。

  这两道律令一出,真正的举世皆惊。

  安宁郡主首当响应,放出话来,说金秋的武举秋闱她将率先参与。

  有了带头之人,便有第二个,第三个,短短一日,皇都城内竟有六七位闺秀千金意动。

  虽然瞧着数目不多,但这仅仅是个开始,只要有了好的开头,后面响应之人,只会越来越多。

  安宁郡主特意上门拜访了姽婳。

  一向骄傲的她,朝姽婳行了一个大礼。

  “安宁姐姐。”

  姽婳忙将她扶起,安宁郡主却摇了摇头。

  “这个礼,是给我自己行的,也是替天下女子行的。婳婳,我从陛下那里知道了,这道恩科令,是你替我们求来的。你知道么,今早我在家中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,竟然一度以为是假的。”

  要强的安宁郡主,此刻眼睛里却是一片水莹。

  “或许旁人看来,我是郡主,出身高贵,万事都比旁人强三分,还有什么好烦脑的。但我也有许多不甘,我自认武功才学远超我那位才干平庸的庶兄,可因着我是女儿身,父王宁愿将家族交给那样一个平庸无能之人,也不愿给我一个机会。我的母亲疼爱我,却也时常感叹,若我是个男儿该多好。她甚至为了得一个男孩,吃药吃坏了身子。前些时日朝堂议论和亲一事,父王数度劝我,说我早已是桃李年华,便是嫁人也没什么好人家了,不如去和亲,还能给家族赚得一分筹码。可我不甘心!凭什么女子天生就该被牺牲,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。婳婳,我要谢谢你,你给了天下女子,一个能够抓到手里的机会。”

  姽婳将她扶起,握住她的手,轻声道,“安宁姐姐,我不是在帮你,我是在给我们女子谋一条生路。听说你已经准备参加武举,那我在这里,祝你仕途坦荡,希望以后,能有机会称呼你一声褚大人。”

  “这份希冀,吾,必不相负。”

  另一边。

  商愉也得知了恩科令一事。她的第一反应,便是自己有机会能和褚凛光明正大在一起了。

  自从她被遣回翰林院后,褚凛待她冷淡了许多。

  商愉依稀能猜出是什么原因,可是她不愿相信。

  她为了褚凛,已经付出了太多,她不能接受褚凛对她只是利用。

  四皇子府内,明日就要做新郎官的褚凛,此刻面上一片平静。

  “商愉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恩科令女子能入仕途是不假,可是你不同。你是在恩科令未出之时便已经科考入仕,你若此刻爆出是女子之身,那便是欺君罔上,是抄家灭族的罪名,你昏头了么?”

  商愉如何不知道。

  只是,她太渴望做回女子了,能正大光明出现在褚凛身边。而不是如今,只能偷摸以知己之名与褚凛相见。

  “那我换个身份呢?我有能力考中一次探花,自然也能考中第二次,第三次。我可以改头换面,重新参与科举,等我再入仕途,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。”

  商愉畅想着两人的美好未来,却没发现对面的褚凛神色愈发深沉了。

  “商愉,我的正妃之位已经定了,我给不了你想要的。”

  褚凛的这一句话,如同一道惊雷,让商愉彻底懵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bqu.cc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xbq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